<track id="BOIMlzh"></track>
  • <track id="BOIMlzh"></track>

        <track id="BOIMlzh"></track>

        1. <track id="BOIMlzh"></track>
        2. <track id="BOIMlzh"></track>

              <track id="BOIMlzh"></track>

              1. 如何以「我的心上人,他是六界之主」为开头写个故事?

                2021-05-03 14:43:25 作者:admin

                1

                “这小郡主,莫不是傻的吧?”我还没睁开眼睛,就听到有人小声嘟囔。

                “要不,掐一下试试?”旁边传来一道人声。

                就在这时,我的腚激烈一痛。

                “啊!”我“刷”地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一张满是褶子的脸,苍老颓败,如同地狱妖魔——

                我再次发出了一声尖叫。

                我在仙界看了几万年的美人,走之前见的还是空青帝君那张祸乱六界的无双容颜,陡然见到这等低劣皮相,吓得我七窍顿时飞走了六窍。

                “哭了哭了,快去通知侯爷!”头顶传来一道贺极而泣的声音。

                我往声源望去——刚刚吓着我的老妪低头凝视着我,一张脸笑成了一朵野菊花。

                我默默别开头环视一周,后知后觉清楚了现状。

                敢情,我投胎成了侯府郡主,不仅以女儿身营业了,还带有前世记忆?

                可是,天道往生台不是会主动封印各位神仙的记忆吗?还有失灵的时候?

                “水清月,别来无恙。”我脑海中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我心生警戒,“你是谁?”

                “刚刚见过,这就忘了?”那声音冷淡森寒,如腊月飞雪。

                “空……空青?”我咽了口口水。

                “你在本帝君身旁蛰伏万年,若非今日狗胆包天,本帝君还要持续受你蒙骗。”那声音淬了冰渣,“你认为跑了就一了百了?幼稚!”

                我大脑瞬间当机。

                我水清月女扮男装,这一生撩男撩女无数,偏偏在他这里遭受了滑铁卢——

                我与他“称兄道弟”上万年,他郎心如铁、坚不可摧;我一颗芳心、碎落三千瓣。

                几天前,我终于想明白了:得不到的人,要理解撒手,让给比我更烂的人。

                于是,我打通司命,下凡历十世情劫,调解一下口味。

                只是,我刚投胎,他就追来了,狗鼻子也没有这么灵吧……

                “亲都亲了,你……你想干嘛?”我莫名紧张。

                我现在只是一个弱小的人类,没有神力加持,妥妥一只砧板上的鱼啊。

                他冷笑,“水清月,你加诸在本帝君身上的,这十世,我会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我彻底傻眼。

                这位乃是六界之主,天界的司命星君亦受他管辖。

                连本带利讨回来,该是怎么个讨法?

                ……

                我战战兢兢长到八岁时,我爹突然被扣了一顶通敌叛国的帽子,帝王下旨将我爹斩首,侯府其余男眷发配岭南,女眷打入娼籍。

                被抄家那夜,全部侯府闹哄哄的,无人管我。

                我听着郡王府此起彼伏的哭声,望着天上明月,想通了要害。

                所谓讨法,本来是将我卖到窑子里,一点朱唇万人尝。

                我水清月看似风流,实则洁身自好,直到历劫前,才勉强将初吻“送”出去。

                让我去烟花柳地历情劫,还不如逝世了算了。

                我翻箱倒柜找出一根白绫,往梁上一抛,两条小短腿一蹬,悬梁自尽了。

                2

                第二世,我直接生在了青楼。

                我用了无数方式,却求逝世不得,只胜利毁去容貌和一身肌肤。

                因长相丑恶,我活到十八岁都无恩客钦点。

                老鸨说,我是院里唯一的赔钱货,嫌我挥霍口粮,将我关进柴房,活活饿逝世。

                第三世,我是当朝大奸臣的二女儿,庶的。

                十三岁那年,父亲想让我替姐姐进宫,我应了。

                进了宫,却听闻皇上将我赐给了一个太监,我不堪受辱,吞金自尽。

                第四世,我生在宰相府,为了不嫁人,开了本朝养面首之先河。

                二十五岁那年,太子求皇上赐婚,娶我为妻。

                风闻这个太子极为凶残,亲手将几任太子妃凌虐致逝世。

                我想了想,左右是逝世,与其被玩逝世,还不如被赐逝世。

                大婚当日,我把家里养了十年的面首挡箭牌也带去了。

                新婚当夜,我溜去面首的房间,于是,胜利等来了两杯鸩酒。

                我对着面首负疚地笑笑,一口闷了。

                第五世,我嫁给了一个将军。新婚之夜,他领旨北伐。

                他出征回来时,带回一个怀孕的女子,听说是他的白月光,与他青梅竹马。

                出于礼貌,我去见了这女人一面,只是我前脚刚走,她后脚流产。

                将军说我善妒失德,从此对我不闻不问,我第一次活到了寿终正寝。

                第六世,我是王朝最得宠的小公主。

                原认为终于能好好历个情劫,却被迫嫁给父皇的仇敌摄政王。

                听说此人刀疤脸,杀人如麻、心狠手辣,且六亲不认。

                他脸上常年戴着一副黄金面具,我被那双眸子看过几次,次次脊椎发凉。

                新婚当夜,盖头掀开,我看着摄政王那张与空青帝君一模一样的帅脸,当场嗝屁。

                第七世,我是京城第一世家嫡长女,才貌双绝,被封为后。

                因为有了心理暗影,进宫前,我命人找来了皇上的画像,与空青一点都不像。

                我放心肠进了宫,却在洞房花烛夜,被皇上踹下床榻。

                他脱我衣服的时候,把我腰带系成逝世结,我不过说了一句他不行,他就将我打入冷宫。

                我在冷宫的第三年,大雪飘飞七日不止,缺衣少炭,我不幸被冻逝世。

                第八世,我是京城首富的独生女。

                我仗着家里有钱,又无人管我,捏了个身份,日日女扮男装,流连青楼楚馆,赏舞听曲,快乐似神仙。

                不知哪里出了错,我风流落荡、身染恶疾的名声一夜之间满天飞。

                从此,无人肯求娶,亦无人愿入赘,我孤单终老,也无子女送终。

                第九世,我被扔在一家尼姑庵门口,不知父母姓谁名谁。

                于是,从小被剃度,皈依佛门,一辈子没见到男人。

                第十世,娘亲生我时难产而逝世,我被扔到乡下寄养。

                十三岁那天,我坐在薄薄的床板上,扭头看了一圈:漏风的窗户,发黑的墙壁,昏暗的小屋。

                我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乞丐服——这一生的悲惨已经注定,再无翻盘可能。

                最后一世,走个过场吧,早逝世早超生,我心想。

                于是,我走出房门,在春暖花开的日子里,一头扎进了冰凉的深湖。

                水没头顶,我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任由自己缓缓下沉。

                肺内空气耗尽,我刚喝了一大口水,就被人托出了水面。

                “空……空青?”看着眼前那张帅得惨绝人寰的脸,我目瞪口呆。

                3

                他单手扣住岸边一块石头,另一只手揽着我的腰,脸上笑意凉凉,“水清月,投湖自尽,创意不错。”

                “呵呵……”我看着他那张稚气未脱的脸,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我是司水之神,逝世在水里才叫逝世得其所嘛。”

                嘴上这样说着,我在心里将他痛骂了千百遍。

                逼得老娘一心寻逝世的,不正是帝君您本人吗?

                他似笑非笑端详我一眼,“你到人间干什么,还记得吗?”

                “历劫啊。”我白了他一眼。

                “什么劫?”他声音消沉。

                “情……情劫。”说这句话的时候,想起投胎前那一吻,我竟没来由心虚。

                “水清月,趁苏醒,你不妨好好想想,人间十世,你历的是什么劫。”他嗓音悠悠。

                我眼皮子跳了跳,这才发明,十世情劫,我竟全给渡成了——生逝世劫?!

                十世渡劫失败,等着我的将是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直到此时我才清楚,他那句“连本带利地讨回来”,是怎么个讨法。

                我不过亲他一下,他就要我逝世个透心凉,这该是多大的仇,多大的怨!

                我好歹也曾与他携手无数战斗,杀妖兽魔兵无数。敢情那些过命的交情,都是假的?

                再说,我打通司命,下凡历个情劫,要是有来无回,岂不是亏得血本无归。

                还好,第十世还没逝世翘翘,来得及补救。

                我眼光落在他脸上,想起了我第六世的摄政王夫君。

                与他长得可真像,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他。惋惜了,还没吃到嘴,我就嗝屁了。

                这一世,人既然重新落在我手里,怎么着也不能亏了我自己,刚好借他来翻个盘。

                “兄弟,磋商个事儿呗?”我冲他姨母笑。

                他瞥了我一眼,又酷又傲娇,“说。”

                “我观你天庭丰满、骨骼清奇,这一世身子借我用用,渡个劫呗。”我咧着嘴笑。

                他额上青筋跳了跳,松开了揽着我腰的手。

                我失了支持,再次往水底沉去。好在我水性好,我踩水想要坚持浮立——

                他一只手覆在了我头顶上,逝世命将我往水里摁。

                “我想起来了,水神刚刚寻逝世来着,本帝君助你一臂之力。”空青的声音从水面传来。

                我:“……”

                好个一臂之力,真想把你这只贱臂剁了!

                敢情你专程来我面前点醒我,就是为了让我逝世个清楚?

                我拼命挣扎,却始终挣不开他的禁锢,又喝了几口湖水。

                我如今一介凡人之躯,常年养分不良,骨瘦如柴,这一番折腾早就去了我半条命。

                铺天盖地全是窒息,挣不开逃不掉,我看着他还在水下的半截身子,双腿借水之力,牢牢勾住了他的腰。

                在他还来不及反映时,我身子一弓,小腿一勾,借力荡到他身边,双臂逝世逝世抱住了他的腰,再次强吻上他,去夺他嘴里空气……

                一炷香后,我胜利上岸。

                “水清月,我可以答应你。”他半支着一条腿,拿着一张湿帕子慢条斯理擦着脸上的水,“但有条件。”

                我缓过气,一骨碌爬起来,“您说。”

                “求我。”他眼光冷凝如山。

                “求你。”我顺坡下驴。

                他显明被我噎住了。

                “人生最后几十年,好好爱护。”他冷哼一声,起身就走。

                4

                “我错了——”我一把扯住了他,放软了声音,“求你~”

                他回头,眸光清冽,“诚意不够。”

                “兄弟,行行好。”我抱着他的胳膊瑟瑟颤抖,“这一世再历不成情劫,水神之位就要易主了,天界就要少了我这么一位英姿飒爽的神仙了,以后天魔开战也没人真心替你挡刀子了……”

                他微微一笑,“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我勉为其难的应了。”

                我还来不及愉快,隔墙传来人声。

                听声音,好像是拉扯我长大的李婶,还有一个男人。

                “来人了,你要不先躲避躲避?”我扭头看他。

                这十世,我算是看清楚了,男女之防在人间有多呆板苛刻。

                我们哥俩好是一回事,但我要是以天界风格在人间胡作非为,早被沉塘一万次了。

                他不置一词,而是弯腰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往头上用力一砸。

                鲜血顺着他额头流下,留下几道狰狞血迹,凄厉而潋滟。

                他将染血的石头抛到角落,脸上露出一个似是而非的笑意。

                “你!”变故突如其来,我抵挡无能。

                院门处呈现了前后两道人影,除了李婶,还有我那久闻难得一见的廉价爹,曲庭安。

                “太子殿下,你受伤了?”曲庭安来如一阵风,脸色着急无比。

                关心完空青,他转身将矛头对准了我,“孽障,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袭击当朝太子!”

                眼看着一巴掌就要扇到我脸上——

                “住手。”空青摇摇欲坠,“曲小姐落水,我救她时不慎被湖石划伤,不怪她。”

                脸蛋幸免于难,我抽搐着面皮,向他投去“感谢”的一瞥。

                “太子殿下舍己救人,真是菩萨心地。”曲庭安置过了我,转而围着空青溜须拍马起来。

                我扭头看向李婶,“太子怎么会来这山野旮旯?”

                表婶垂着头,畏畏缩缩,“小姐怕是还不知道,您现在是太……太子妃……”

                “我,太子妃?”我瞪大了眼。

                在我投水自尽前,怎么没人告知我?

                我要是太子妃,还用得着在某人面前装惨卖乖求渡劫?

                她垂下头,不敢直视我的眼睛。

                我看向曲庭安,他正伏低做小,无比殷勤地要去搀扶空青。

                “让她扶。”空青苗条美丽的指尖一指,落在我的方向。

                想起这一世情劫所系,我深呼吸,笑盈盈、湿漉漉去搀他。

                “兄弟,舍己渡我,这一世委屈你了。”我扶着他往前院走,小声套近乎。

                “委屈?”他扭头看我。

                我回头瞅了一眼远远跟着的曲庭安和李婶,“你也看见了,我乃女娇娥,这还不委屈?”

                他身子一僵,停下了步子,“水清月,你到底什么意思?”

                “还装?”我压低声音,“空青帝君不爱女色好男风,六界皆知。我之前女扮男装接近你,不就是为了投你所好?”

                “你放心,等回了天界,你要是看上某个公子或仙君,我立马捆来补偿你。”我信誓旦旦补了一句。

                他缓缓收回被我搀着的胳膊,“我突然感到,生逝世劫和你更配。”

                说完,他一甩袖子,走了。

                就是脚步有些踉跄。

                “太子殿下——”曲庭安快步追去,经过我身边时,狠狠瞪了我一眼。

                我站在原地,摸着鼻子,犯懵。

                我这么体贴周密善解人意,他生哪门子气?生逝世劫哪里和我配了?

                比起几十年后身逝世魂消,回归虚无,我更想回归水神之位,长生不灭,寿与天齐。

                我看了一眼他的背影,定了定神,大踏步往前。

                我是谁?

                名正言顺太子妃!

                好歹是朵高岭美人花,也曾让本水神动心万年。

                管他是什么取向,这一世,人我吃定了!

                未完待续,点赞对催更有奇效哦~

                同世界观系列文:

                三界姻缘录:我的仙君才没这么好撩呢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