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BOIMlzh"></track>
  • <track id="BOIMlzh"></track>

        <track id="BOIMlzh"></track>

        1. <track id="BOIMlzh"></track>
        2. <track id="BOIMlzh"></track>

              <track id="BOIMlzh"></track>

              1. 当前位置:首页 > 黑粗硬大欧美 >

                为什么很多「神童」长大后反而不那么优秀?

                2021-05-08 23:55:19 作者:admin

                宋代的汪洙写过一首《神童诗》,收录于启蒙蒙学之中,但写的是什么呢?

                天子重英雄,文章教尔曹;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少小须勤学,文章可立身; 满朝朱紫贵,尽是读书人。 学问勤中得,萤窗万卷书; 三冬今足用,谁笑腹空虚。 自小多才学,平生志气高;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 学乃身之宝,儒为席上珍; 君看为宰相,必用读书人。 莫道儒冠误,诗书不负人; 达而相天下,穷则善其身。 遗子满赢金,何如教一经; 姓名书锦轴,朱紫佐朝廷。 古有千文义,须知学后通; 圣贤俱间出,以此发蒙童。 神童衫子短.袖大惹春风; 未去朝天子,先来谒相公。 年事虽然小,文章日渐多; 待看十五六,一举便登科。 大比因时举,乡书以类升; 名题仙桂籍,天府快先登。 喜中青钱选,才高压俊英; 萤窗新脱迹,雁塔早题名。 年小初登第,皇都得意回; 禹门三级浪,平地一声雷。 一举登科目,双亲未老时; 锦衣归故里,端的是男儿。 玉殿传金榜,君恩赐状头; 好汉三百辈,附我步瀛洲。 大方丈夫志,生当忠孝门; 为官须作相,及第必争先。 宫殿召绕耸,街衢竞物华; 风云今际会,千古帝王家。 日月光天德,山河壮帝居; 太平无以报,愿上万年书。 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 洞房花烛夜,金榜挂名时。 土脉阳和动,韶华满眼新;一支梅破腊,万象渐回春。 柳色浸衣绿,桃花映酒红; 长安游冶子,日日醉春风。 淑景余三月,莺花已半稀; 浴沂谁氏子,三叹咏而归。 数点雨余雨,一番寒食寒; 杜鹃花发处,血泪染成丹。 春到清明好,晴天锦绣纹; 年年当此节,底事雨纷纭。 风阁傍晚夜,开轩内晚凉; 月华在户白,何处递荷香? 一雨初收霁,金民特送凉; 书窗应自爽,灯火夜偏长。 庭下陈瓜果,云端闻彩车; 争如郝隆子,只晒腹中书。 九日龙山饮,黄花笑逐臣; 醉看风落帽,舞爱月留人。 昨日登高罢,今朝再举觞; 菊荷何太苦,遭此两重阳。 北帝方行令,天晴爱日和; 农工新筑土,天庆纳嘉禾。 檐外三竿日,新添一线长; 登台观景象,云物喜呈祥。 冬天更筹尽,春附斗柄回; 寒暄一夜隔,客鬓两年催。 解落三秋叶,能开二月花; 过江千尺浪,入竹万杆斜。 人在艳阳中,桃花映面红; 年年二三月,底事笑春风。 院落沉沉晓,花开白雪香; 一枝轻带雨,泪湿贵妃妆。 枝缀霜葩白,无言笑晓凤; 清芳谁是侣,色间小桃红。 倾国姿容别,多开富贵家; 临轩一赏后,轻薄万千花。 墙角一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惟有暗香来。 柯干如金石,心坚耐岁寒; 平生谁结友,宜共竹松看。 居可无君子,交情耐岁寒; 春风频动处,日日报平安。 春水满泗泽,夏云多奇峰; 秋月扬明辉,冬岭秀孤松。 诗酒琴棋客,风花雪月天; 著名闲富贵,无事散神仙。 道院迎仙客,书道隐相儒; 庭裁栖凤竹,池养化龙鱼。 春游芳草地,夏赏绿荷池; 秋饮黄花酒,冬吟白雪诗。

                汪洙写这首诗也有着他的底气,据传其幼年伶俐,九岁能诗,号称汪神童,暂且以为他有写这首诗的资历。并且后世谈论此诗的著作和学者众多,例如《养蒙金鉴》《坚瓠集》《谰言长语》《通俗编》《万姓统谱》等等,也可表明这首诗所表示出的思想内涵必定水平上代表了古人对于神童的见解。

                然而,当我们细读此诗之后,我们看到了什么呢?神童年少因才学成名,然后高中进士,金榜标题,加官进爵。然后呢?接下来从行文中,我们或许感到到这些所谓的神童失去了他们下一步的目的,在接收他人的敬佩的同时,开端了赏花赏月赏美人的享受生涯,当然,也不忘进献万年书,避免皇上忘了自己。但同样是神童,又有几人同文天祥一样,身怀报国之热情,又有几人似稼轩,献上万字平戎策。不过是借神童之名为自己的功名利禄所斟酌罢了。然而这样的思想却必定水平上成为了主流。我是神童,然后呢?考取功名,加官进爵?然后呢?然后没人告知我呀?享受?那享受吧。于是,古往今来,多少神童在求取功名之后,便失去了人生目的,于是泯然众人矣的例子也很常见。

                清代有本书叫《养蒙金鉴》,林之望写的,里面记载了从一岁到二十岁的神童,我随意给大家提取一个年纪段。

                《北史》曰:颜之仪,字升。幼颖悟,三岁能读《孝经》。 《唐书》曰:韩愈,字退之,邓州南阳人。生三岁自知读书,日记数十百言。 又曰:权德舆,字载之。生三岁知变四声。 又曰:许法慎,沧州清池人。甫三岁已有知,时母病,不饮乳,惨惨有忧色。或以珍饵,诡说之辄不食,还以进母。 《宋史》曰:徐积,字仲车,楚州淮阴人。孝行出于天禀,三岁父逝世,旦旦求之,甚哀。 《辽史》曰:铎卢斡,字撒板。三岁失母,哭尽哀,见者伤之。 《元史》曰:耶律楚材,字晋卿,辽东丹王突欲八世孙。父履以学行事金,世宗特见亲任,终尚书右丞。楚材生三岁而孤,母杨氏教之学。

                我选取的还是一些相对著名的古人,但纵观这些神童,最终能够到达我们所等待的神童的模样的能有几人,多数依旧是宥于自我的功名利禄中罢了,泯然众人也较为常见。

                再观如今,我们所看到的那些所谓神童,除了部分是真的有禀赋之外,大多数不过是满足于自我虚荣心的表面幻象罢了。通过一些记忆力训练班学习到一些技能,能多背几百首诗,能多认几千个字就是神童了。

                然而这种神童真的是本质上的神童吗?

                我们所须要的神童不是机械的背诵与记忆机器,而是有创见力的天才,而这样的神童属实少见,因此,我们所见的大多数假面神童长大后反而泯然众人了。

                现实就是这样,自己成为不了别人家的孩子,也没必要爱慕别人家的孩子,更没必要必定要让自己的孩子成为别人家的孩子。

                谁又能知道,你所寻求的别人家的孩子不过是自我满足的虚妄式假象呢?

                我是李威龙 @李威龙,一个集沙雕、脑洞、深度于一身的神经质答主,感激您的关注。